一瓶葡萄酒成本不到8元,擦边球“进口酒”猖獗,“烟台灌装”让谁蒙羞?

时间:2018-11-08 10:07:30     来源:酒业家     

“最便宜的烟台、新疆原酒,一吨的价格甚至不到5000元,加上酒瓶,酒标、木塞、胶帽,最便宜的OEM代工酒,成本竟然不到8块钱。”散装进口葡萄酒大省山东是否真的像业界传闻的那样已沦为“假酒大省”?

 

眼下正是进口葡萄酒经销商们为春节旺季选货备货的关键期,从事进口葡萄酒贸易的青岛酒商姜帆(化名)也加大了跟客户联络的密度,本想在此时有所斩获的他却意外得知,自己寄予厚望的明星中级庄,居然在网上有了同款,而且价格只有自己的1/4。

 

拿着经销商给的样品酒,除了口感的粗劣一喝可知,姜帆发现从正标和扫码信息上根本无法分辨真伪,甚至背标的信息也几乎与自己的原瓶进口酒相同,只有生产商和生产地址两处小字,显示出这是一瓶来自山东烟台的灌装酒。

 

深入山寨灌装厂

 

为了找到背后黑手,姜帆特地从青岛坐车到烟台,并没有费多少周折就找到了山寨自己产品的灌装厂。只见那家酒厂的报价单上,来自法国、西班牙、智利的原酒,每吨价格从8000元到12000元不等。最便宜的烟台、新疆原酒,一吨的价格甚至不到5000,加上酒瓶,酒标、木塞、胶帽,最便宜的OEM代工酒,成本竟然不到8块钱。

 

“我们进口一些国外酒浆,是为了调节口感的,你就是只用本地酒,我一样可以给你标外国酒,当然,生产地址和生产商必须写是我们,不然没法出厂。”这家烟台代工厂的业务经理对他说。

 

“那这不是造假吗?”愤怒的姜帆差点暴露自己潜伏侦查的目的,但对方似乎见惯了这样的愤怒,“我只要有原产国的进口酒浆,我就能给产品标那个国家,这也不违反工商规定啊,再说,有几个人去给你检验,这瓶酒有多少是外国原酒,国产酒浆。”

 

山东,散装酒进口大省

 

根据“官方资料”介绍,拥有162家葡萄酒企业的烟台,产量与产值占到全国1/3,是亚洲唯一的“国际葡萄·葡萄酒城”。包括大名鼎鼎的拉菲·罗斯柴尔德在内的50余个大型葡萄园,在这里拔地而起。全国葡萄酒制造企业10强名单中,烟台就占了6个。

 

但仅仅在阿里巴巴一个平台上,记者就查到:从事葡萄酒代加工OEM的产品和厂商,就达到了3595款/家;这其中,占比近1/5,也就是718款/家来自山东,这其中,又有绝大部分来自烟台。

 

而在上海自贸区从事进口葡萄酒物流与贸易的前辈告诉记者,其实很多打着上海、南京、广州和深圳的进口葡萄酒贸易商,也都从烟台灌装,“毕竟,那里是散装葡萄酒进口大省。”

 

来自中国海关的数据,验证了这个分析。

 

最近三年,山东一直是全国散装葡萄酒进口最多的省份。2017年,山东散装葡萄酒的贸易总量为1.28亿升,同比增长36.8%。从这张中国海关2017年散装进口葡萄酒统计图中可以看出,在广东,上海,新疆等几个传统散酒进口大省贸易量减少后,山东几乎承包了全国的进口散装酒。

 

数据背后的市场表现显而易见,散装酒进口第一的山东,必然是灌装酒生产的最大来源地,而产业基础最为健全的烟台,则首当其冲。

 

山东省葡萄与葡萄酒协会副会长、烟台市葡萄与葡萄酒协会副会长刘世松,就在其专著《中国葡萄酒可持续发展研究》中专门提及烟台葡萄酒:

 

“烟台葡萄酒产业存在以下问题:没有建立严格的地方标准体系和产品质量分级制度,产品结构不合理且同质化现象严重,葡萄酒市场竞争无序;企业投资盲目,基地建设滞后,由于原料缺乏很多企业依靠进口原酒生产,原料来源鱼龙混杂,产业安全和产品质量问题令人担忧;部分企业在市场上推出“假年份”“假产区”“假陈酿”和“假酒庄酒”等虚假概念产品,给烟台葡萄酒产业健康发展埋下了更大的隐患。”

 

打假成本太高

 

记者身边有酒商朋友反映,他曾找到烟台当地的工商质监部门投诉,但工商部门称,没有能力也没有职权鉴定酒的真假,“要鉴定,那得去找质监局”。他又去质监局,回复说质监即使检测为假酒,但也没有执法权。至于公安部门,则告知:依据刑法第一百四十条规定,生产销售伪劣商品罪,定罪标准是销售的假酒货值要达到5万元,尚未销售的假酒货值要达到15万元,才够得上追究刑事责任。

 

在食药监局记者看到烟台食品药品稽查支队,自2014年起就与波尔多葡萄酒行业协会合作打假,数年来成绩斐然,但依然无法避免波尔多酒成为山寨重灾区。

  

一位辽宁的酒商在微信群里说:“前两年我们大连市场上有非常多价格不正常的奔富,让我们这种做行货正品的,根本没法做。去年终于让公安破案了!好家伙!4万多瓶假奔富,价值3个多亿,就是在烟台灌装的。”

 

而另一位同在青岛的酒商则回忆起:“2015年前后,天猫上突然有9块9一瓶的法国进口红酒,非常火。后来查获的,就是在烟台灌装的劣质假酒,我记得那年的山东‘315’晚会,还专门点名烟台的假酒。”

 

擦边球“进口酒”

 

记者也查询到,山东迄今案值最大的假酒案件,也是2014年发生在烟台的假冒拉菲、拉图名酒案。

 

 

近年来几乎每年都有牵涉烟台的重大制假案件,也让山东省葡萄与葡萄酒协会副会长、烟台市葡萄与葡萄酒协会副会长刘世松担忧:

 

“前几年吉林通化、河南民权、河北昌黎等葡萄酒产区企业造假事件,给整个产区乃至给整个城市经济发展所带来的负面影响,至今尚不能消除,对产区品牌带来极为不利的负面影响。这对烟台的葡萄酒产业都是警示。”

 

但更让人担忧的是,海关总署公布的上半年中国进口葡萄酒统计数据,散装葡萄酒进口量大幅增加22.7%,远远超过瓶装进口4.8%的增幅,这意味着,一些低端进口葡萄酒,更多转移至国内灌装。

 

散装酒的进口和灌装大省山东和主力城市烟台,又将迎来一轮OEM加工的繁荣。而尚未完备的知识产权保护与制假售假监管,让人们对“擦边”进口酒的担忧,更深浓了一层。 


330-30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