枝江业绩5连跌、贵州醇持续四年巨亏,维维股份“饮酒”十年留下了哪些教训?

时间:2017-07-05 09:48:06     来源:酒业家    

跨界“饮酒”者联想以“出售四家酒厂”为其多年白酒梦划上一个句号;而另一跨界“饮酒”者维维股份的十年“白酒路”走的也并不顺利。

 

近日,业内传出维维股份欲出售旗下枝江酒业、贵州醇两家酒厂的消息,据业内传言,目前会稽山、川发展等与维维股份有过接触。

 

维维收购枝江和贵州醇后,枝江酒业销售额连续5年下降,贵州醇则连年巨亏,这两家酒厂是如何步入今天的境地的?维维到底留下了哪些教训? 

  

出售传闻背后:贵州醇高管团队撤出风波

 

值得关注的是,出售两家酒厂的传闻与李风云团队撤出两件事几近同时发生。2017年4月初,原洋河副总经理、双沟总经理、买买圈创始人李风云出任贵州醇董事长;然而,仅履职不到三个月,双方便传来分手的消息,李风云带领的团队正式从贵州醇撤离。

 

在李风云团队撤出后,维维股份出售枝江、贵州醇消息传出,这背后到底有何“隐情”?

 

有知情人士对酒业家记者表示,维维股份在最初接触李风云及其团队时,双方就股权分配达成约定:维维股份可以放弃对贵州醇酒业的控股地位,李风云及其管理团队、维维集团、东安信乾盛财富管理(深圳)有限公司分别持有贵州醇酒业1/3股权。

 

“李风云团队入驻贵州醇后,此前承诺的股权却因各种原因无法兑现,维维还是想要保持大股东地位,最后李风云团队撤出,而维维集团也传出要出售贵州醇和枝江酒业的消息。”上述知情人士对酒业家记者表示。

 

2017年4月初,曾任枝江总经理的张春雷接替曹荣开担任总裁,曹荣开调回集团另有工作安排。熟悉枝江酒业的陈建(化名)告诉酒业家记者,“曹荣开作为维维集团元老,在集团内部一直被称为‘救火队员’,哪个业务下滑让曹荣开去管,他能止住下滑。”

 

枝江酒业和贵州醇如今的局面在一些枝江酒业内部人士看来并不意外。据知情人士对酒业家透露,2016年维维股份年会,酒板块几乎没有被提及。

 

“维维希望回归主业,经过这么多年的实践,维维对白酒确实力不从心。”陈建对酒业家记者表示。

 

事实上,去年年底就有传言称,曾任平安信托副总裁的张礼庆彼时在募集资金接手枝江酒业和贵州醇。而更值得关注的是,有业内人士称“枝江酒业现任总经理杜平乃外部投资者委派。” 

  

维维“饮酒十年”,难出业绩泥沼

 

维维进入白酒行业已经十年,除了在并购双沟并实现退出大获成功外;后续收购的枝江、贵州醇的业绩表现都不尽如人意。根据维维股份2016年年报,枝江酒业和贵州醇酒业净利润合计为-0.27亿元。

 

2006年11月,维维股份发布公告,以8000万元收购双沟酒业38.27%股权;收购后,彼时的维维股份成为双沟酒业第一大股东;2008年3月,维维股份再次增资双沟酒业,耗资3600万元持股比例增加至40.59%的股份。

 

2009年9月,维维股份以3.98亿元将持有的双沟酒业40.59%的股份,转让给宿迁市国丰有资产经营有限公司。公开资料显示,2008年度双沟酒业给维维股份贡献的投资收益为2942.74万元,占维维股份2008年度净利润的58.07%,维维股份转让双沟酒业股权让公司取得2.1亿元的净收益。

 

持有双沟酒业不到3年的时间,高达243%的投资回报,这次试水白酒,让维维股份大获成功;也正是这次甜头更加坚定了维维股份的“白酒雄心”。

 

2009年,维维股份花费3.48亿元收购了湖北枝江酒业股份有限公司的51%股权;2012年,出资3.57亿元收购了贵州醇酒厂;到了2013年,受“塑化剂事件”的影响,白酒行业的行情已经明显降温,维维股份在行业低点的时候再次出手,耗资2.4亿元进一步收购与枝江酒业股份,持股比例上升至71%。

 

初步统计,维维股份并购枝江和贵州醇两家酒厂耗资近10亿;而遗憾的是,不管是枝江酒业还是贵州醇,再也没有重演双沟的经营业绩。

 

先看枝江酒业,根据维维股份2016年年报披露,2016年枝江酒业的年收入下降至8.46亿元,这已经是自2011年以来,连续5年下滑。

 

再看花了3.57亿元巨资收购的贵州醇。收购后的贵州醇经营业绩不但没有好转,反而每况愈下。2013年全年亏损了8822万元,亏损总额甚至超过年总营业收入;2014年、2015年的亏损额度虽有下降,但是2015年的营业收入与收购前的2011年相比,已经下滑了30%。

 

    

败走麦城,维维“白酒梦”为何折戟?

 

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

 

一位业内人士在接受酒业家记者采访时认为,贵州醇、枝江酒业走到今天根本问题出在大股东维维身上。

 

熟悉贵州醇的王俊(化名)对酒业家记者表示,维维总部高管亲自干涉贵州醇的日常运营,甚至涉及到产品开发、招聘等细节,乃至业务人员的工资和提成都经过维维集团一对一的审核。”

 

“李风云进入贵州醇前,就跟维维交涉了管理权限的问题,股权三家平分的方案也是想从根本上改变过去的管理模式。”王俊在酒业家采访时提到,“根本问题倒未必是外行管内行,说到底还是大股东维维的控制太强,管理非常细。

 

与贵州醇有合作的某经销商对酒业家记者表示,贵州醇是难得的好酒,拥有独具特色的良好生态环境和生态工艺,酒的品质也够好,可以说是中国最后一个做全国市场的白酒品牌;但是维维企业的内部运营机制过于僵化,团队协作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既然任命了董事长过去,但是开新品、采购、设计每个环节都受制约,比如开新品又慢又贵的离谱,价格居高不下,让人又着急又痛苦!”

 

上述贵州醇经销商在接受酒业家采访时认为,贵州醇前任董事长唐士军是个非常有能力的领导,思路非常清晰,做了一些事情但是放不开手脚,说了不算,每个方面都受制约,这是非常让人头疼的。

 

熟悉贵州醇的人士告诉酒业家记者,“贵州醇安插了不少维维总部一些领导的亲戚过来做销售,几个大片区徐州、北京、上海、深圳等市场上都有维维总部领导亲戚在销售产品乃至甩货。甚至开发一款产品,没到三个月价格就穿底了,贵州醇400元左右的某产品价格穿底至100元左右。”

 

这一现象也得到了上述贵州醇经销商的证实,“维维高层的亲戚在徐州卖贵州醇的产品卖的很便宜,公司又强制贵州这边市场卖高价,网上产品价格透明,经销商没有利润。”

 

“贵州醇过去最大的问题是主线产品盈利能力太弱,主力价位段跟不上,酱酒氛围在上升,但贵州醇的酱酒成本很高,知名度不够,市场操作人员也少,工资偏低,贵州醇形成如今的局面有很多的因素。”上述贵州醇经销商对酒业家记者说道。

 

对于枝江酒业,决策科学性的问题也一再浮现。陈建(化名)对酒业家记者表示,“枝江平均每两年换一任总经理,真正能做这个决定的还是大股东维维,两家酒厂发展受挫根本问题也在于此。”

 

“内在因素是经营企业的逻辑和惯性,维维团队经营管理自身存在问题;外因在于维维毕竟不是做酒出身,进入白酒行业没有先发优势,经营逻辑也不一样,枝江是泛全国化品牌,维维属于半路接手过来,没弄清楚枝江的逻辑是什么。”陈建说道。

 

陈建在接受酒业家采访时认为,枝江曾经有很多成功的省外市场,但是真正的核心市场没把握住;维维对于白酒行业的挑战准备不足,一个企业败了绝对不是某个职业经理人能力不行,其实最终都是老板做的判断,选择哪个职业经理人也是老板做的判断,最终还是老板的定位和对方向的把控。

 

“枝江的几个职业经理人,最早的张春雷在几个酒厂做过,他的逻辑是只要做好团购、盘中盘工作,复制原来在双沟的一套,在枝江还是用这套东西,但是每个企业的基因都是不一样的,而且酒企的人文历史很强,这就导致了他(张春雷)不会很顺利的接盘。”熟悉枝江酒业的余程(化名)对酒业家记者表示。

 

余程告诉酒业家记者,“张春雷之后接手的陈红卫更注重的是营销而不是战略,再之后曹荣开去了,曹荣开是有战略意识的,他去的时候行业处于调整期,但是给他的时间真的是不够,企业连续几年断崖式的下滑,要求他马上能干好也不可能,再好的战略都需要时间。”

 

余程评价说,“曹荣开其实做了大量的工作,其实局面已经开始向好;他入行也很快,从势能上解决问题,从战略上摆正自己的位置,枝江已经开始反弹了,但是时间不等人;解决枝江酒业的症结就是要坚持,一个职业经理人坚持用个三五年,情况就不是今天这样。”

 

也有熟悉枝江酒业的资深业内人士在接受酒业家采访时认为,维维股份在白酒行业折戟的原因在于:

 

第一,以洋河收购双沟,古井收购黄鹤楼为例,洋河收购后派出了团队接管,洋河说了算,古井和黄鹤楼融合的不错也是因为古井说了算;维维收购完后虽然股权超过了70%,但是原有的势力仍在,至今维维派、老枝江派、从社会整合来的干部三方面没有彻底的形成合力,没有完全拧成一股绳;

 

第二,过于低估收购难度,对收购后预期过高,造成了给两个酒厂的时间都不够。第一年做事第二年要成绩第三年再看没大的变化就换人了,“如果给了充足时间还是有机会的。”

 

第三,现实角度来说,维维对行业的趋势理解不够,维维收购后就遇到了白酒行业调整期,行业调整期有远见的领导比较少,到底聚焦哪个上面发力,并不是非常明确。

 

“最重要的原因还是在于,决策者不在现场,在现场的又往往不能决策,这存在很大的问题,最终导致科学决策不足。”上述人士对酒业家记者表示,“酒行业一定还是要按行业的规律趋势做事,每个领导都要给他时间。”


330-30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