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法表态严打商标攀附仿冒,泸酒老窖、三工小白、午栏山们慌了吗?

时间:2018-07-11 10:43:10     来源:云酒头条    

7月9日,最高人民法院表态,要严厉打击不诚信的商标攀附、仿冒搭车行为,进一步净化市场竞争环境。

 

酒行业是商标攀附、仿冒的“重灾区”的之一。这些年,“泸州模仿秀”、“小白一族”、“伪一坛好酒”,还有那些让人哭笑不得的“午栏山”、“天之缘”、“RID”……仿冒界可谓“人才辈出”。

 

站在法律角度,这种商标攀附、仿冒搭车行为与“假酒”是两个概念,但对行业里的“正规军”来说,这种“擦边球”跟假酒一样“膈应”。

 

“多才多艺”的仿冒者们,

“敢想敢干”超乎想象

 

这些年,酒业行的商标攀附、仿冒现象层出不穷,很多都能让人笑Cry,甚至引人叹息:把才华用在正道上不好吗?

 

一瓶泸州老窖特曲给了给了仿冒者无限的发挥空间,“泸酒老窖”、“泸窖老酒”……绕口令吗?还有更加“恶趣味”的,直接用“泸洲老窖”上阵,注意了,坑就坑在那个“洲”字。除了泸州老窖特曲,头曲、二曲,乃至国窖1573都曾被攀附、仿冒热情光顾。

 

 

为了保护自身品牌,一些企业选择与“揩油者”对簿公堂。比如法国木桐和拉菲。

 

法国知名葡萄酒品牌“木桐”诉上海班提酒业“穆桐”商标。2017年,这一长达七年的案子结案,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判定“木桐”葡萄酒胜诉,认为“穆桐”易引起消费者混淆两种酒,消费者易将“穆桐”误认为是更为知名的“木桐”。

 

拉菲方面,2018年初,上海知识产权法院判定国内两家公司侵害了拉菲(LAFITE)所有者法国拉菲罗斯柴尔德酒庄的商标权,判决被告立即停止使用造成侵权的“拉菲特”和LAFITTE这两个名字。

 

上述案例算是仿冒界“经典永流传”的“教材”,不过仿冒者们多半行走时尚前沿,比如蜂拥而至的“山寨小白”。汗小白”“红小白”“汢小白”“江山白”“江川白”“江小饮”“江中白”“三工小白”“汀小白”“泸小白”……可以调查到的就有30多个,形近字、拆字各种高招都用到了。

 

 

近期,针对江小白的侵权诉讼,一个名为“云小白”的白酒品牌发布声明并召开新闻发布会,阐释自己是一款凭借实力打造出来的小酒品牌,公司是国内为数不多的且最早开发时尚类白酒品牌的企业之一,并且公司旗下还拥有多个品牌,根本不是“江小白”的山寨品。陶石泉则在此前用了四个掷地有声的“BUT”回应,纵使你有万千优点,“BUT,云小白抄袭山寨江小白的商标名称、包装设计、广告语等著作权和版权一目了然,铁证如山。”

 

一坛好酒也有相似的遭遇。仿冒者们选用高度重合的陶罐包装,更加简单粗暴的是就原封不动地借用“一坛好酒”的外观,把自己的商标缩小印在旁边,最后再换个外箱包装,就“大功告成”。2017年,金东集团为此发起一场打假运动,金东集团董事长吴向东在朋友圈怒斥“真想知道他们的脸在哪里”。

 

 

这种“搭便车”的操作其实是一项全球化事件,全球葡萄酒巨头富邑集团便深受其苦,比如那写将“Penfolds”改成“Benfolds”的山寨产品、瞄着奔富bin系列打擦边球的“Lin”系列产品。就在日前,法国政府部门破获大型葡萄酒销售欺诈案件,缘由是数百万瓶由西班牙批量进口的桃红葡萄酒假充法国国产葡萄酒售出。

 

山寨酒,治得好吗?

 

很多人可能都曾见过仿冒产品,尤其是在乡镇市场的一些零售场所。2017年,湖北省一乡镇还曾破获日用品仿冒仿冒案,涉及洗衣粉共456件、透明皂16组、洗洁精26桶,均模仿知名日化品牌立白。

 

在一些县城、乡镇的小型超市里,仿冒品甚至扎堆出现,仿冒酒也不例外,从10来块的光瓶酒大到各大品牌的中高端产品,仿冒品跨越不同价格段。根据媒体报道,三四线市场也是葡萄酒仿冒品的沃土,充斥着各种拉菲、奔富前缀后缀,抑或CASTEL的字母调换一下顺序,改动一个字母的“乱象”。

 

早在2014年,工商总局便曾开展农村和城乡结合部市场假冒伪劣专项整治行动。并在通知中指出,农村居民消费层次低、识假辨假能力弱、风险防范意识不强以及农村和城乡结合部经营主体多、小、散、乱的现状。

 

而本次最高人民法院发声,更严的执法,无疑将进一步震慑和打击攀附、仿冒等行为。

 

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陶凯元表示,在保护合法竞争方面,要加大知名品牌保护力度,鼓励诚信竞争、遏制仿冒搭车为导向,根据商标的知名度与显著性,充分利用商标近似、商品类似、混淆可能性、不正当手段、恶意等裁量性因素,强化知名品牌保护,严厉打击不诚信的商标攀附、仿冒搭车行为,进一步净化市场竞争环境。

 

法律之外,酒业发展环境的变化也令这类“擦边球”越来越难以生存。

 

最近几年,品牌酒企与消费者沟通的意识和能力都在升级,加之移动互联网时代,信息透明度加强,此外众多品牌酒企开始布局乡镇市场,这些都将养成消费者更强的品牌识别能力。

 

此外,销售场所的变化也在对仿冒品说“不”。比如京东集团2017便对外宣布,京东5年内将在全国开设超过一百万家京东便利店,其中一半在农村。随着这种大型连锁机构入驻,仿冒品、擦边球将在渠道层面受到无形的限制。

 

当然,从惯例来看,更严的执法、消费者更强的辨识能力,很有可能催生更高明的仿冒、搭车手段,等待酒行业将是一场持久战。


330-300.jpg